(双龙)胡不归?

喜歡😍

莫忘、佳卿:

cp:荒×一目连
私设如珠穆朗玛,
星国质子皇子荒×风国皇子一目连
有甜有虐大概。
第一次尝试这种文风,感觉自己把自己写乱了,不要脸发上来。
因为个人比较喜欢《诗经》,所以文中有语句出自。然后……虽然喜欢历史,但是文里肯定有历史错误的求包涵( ノД`)
一发完结,5k字左右。
文风严重崩坏,不过还是欢迎捉虫(土下座)


——————
  天子式微,礼乐不复。
  
  公元246年
  马车徐步踏入后宫,稳稳停留在偏殿一侧。车上被抱行而下一位身着华服约莫六七岁的孩童,侍者将孩童抱至于地面,随即后几名宫女与宦官将车中杂物一并攘括置于偏殿院内。
  
  “皇子殿下,这里,便是您以后居住的地方了。”
  
  那一年,星国与风国发动战争,星国惨败求和,为表诚意,星国决定择皇子荒遣为质子,交由风国。诚然单方面交于质子确是令风国扬以国威,故予以同意。
  质子断不可为太子,但星国君主并没有选择如一文不值的凡夫俗子般的其他无用皇子,反而选择了年少有成的荒。
  
  “我对皇位并无兴趣,何必谴我去邻国。”
  “小殿下万万不可这么说。”身旁的宦官赶忙制止了他大逆不道的言语,慌张地四处张望,随后压低了声线,“就算是这般,小殿下也只能服从。”
  荒最后一眼看向自己的国家,那富丽堂皇的表面,不知还能撑住多少岁月。
  “走吧。”
  “起驾——”
  
  和衣而卧的孩童或许并非不能理解自己为何出现在邻国,星国一向重才不重嫡,自己曾经一向被认可为星国最有望的继承人。如今反而陷入他国,除去为使风国更加放低警惕,恐那君王还有更大的预谋。
  荒遣散了仆从宫人,独自踱步在院中。却闻墙边有些许杂音。
  
  难道是刺客?
  不成,若自己死了,星国以自己的死亡来开战岂不是自投罗网,而要么忍气吞声,大概会被世人所笑话。
  这边荒还在神色紧张,而此时天色已暗,却见墙角上方那孩童直接一手撩起袍角,直接撑过这方矮矮的墙壁跃到这一头了。
  
  这位不速之客穿着华丽,俨然是宫中达官贵人的孩子。荒自知自己身份切不可多多得罪他人,免得到头来自讨苦吃。
  没曾想那孩童却先发了话:“你是今天刚来的邻国皇子吗?我叫一目连。”
  一目连?
  荒在脑中搜索这个名字,可惜的是本国尚可,而风国,自己所知也就略为一二。
  “是,我叫荒。”即使不知对方身份,但出于礼貌荒还是回以适当的礼节。
  
  没想到那家伙居然这么粘人!
  荒一脸冷漠地看着比自己约莫小了一岁的少年整日黄昏都准时翻过墙壁找上门来,突然有些头疼。
  看着一目连手上被墙壁蹭上的灰尘,荒无可奈何的拿起一旁的细绢给他轻轻擦拭。
  “你若是想找我,直接走大门便可。何必翻墙惹自己一身脏。”
  “不成,”那少年眼睛亮晶晶的,看的荒直愣神,“若是宫内其他人发觉,恐有不祥的言论……”
  荒顿了一顿,手上的动作也渐发停止了。不详的言论。是了,自己本就非此国人,若被面前这皇子被人发觉和自己走的亲近,大概是被冠以通敌叛国之名吧。
  自己是什么,像自己国家一样,在平时自己被皇子的身份优待,而在必要是又将自己推开?
  
  “那你不要再来了皇子殿下。”荒将一目连的手擦干净,转过身去。
  “为……呃!”一目连不明白荒为何突然生气,却想着接近他,随即被荒一手臂推开摔在地上闷哼一声。
  “荒……”看着荒站住了一秒后随即跑进内屋,一目连叹了口气爬了起来。
  和荒一样,自己也是身为非嫡系的皇子,但和星国不同,风国并非以才为皇,而是以嫡。尽管这世的太子无能懦弱,可是自己也没有丝毫得到皇位的可能。除非那太子殒命。
  母亲爱民,却独不爱其自身。一目连知晓以后将发生什么,或许会通过用她自己的性命助一目连登上皇位。
  
  那日在墙头发现了荒,却被那孩子所吸引。
  质子将在敌国飘荡十余载,却未见那孩童面上的怯色。
  
  诚然,一目连确是利用了荒这一身份。若是被他人发觉或许可以让自己被冠上通敌叛国之罪,荒年龄甚小,或许会被放回星国,而自己也会因为不再受到关注让母亲放弃那一打算救母亲。可是若是被母亲发觉,受到威胁的定然是荒。
  
  蝴蝶精摇乐摇手鼓,通风报信告诉一目连他的母亲快回来了,一目连只得翻过墙去。
  “殿下,荒殿下其实很温柔的。”蝴蝶精说起早晨自己和萤草一起玩耍时不慎将纸鸢挂在树梢,是荒将那纸鸢取下。
  “我没有生他气。”一目连想着下一次一定解释清楚。毕竟深宫之中一目连并没有几个能够交善之人。
  “连,你今天去哪里了。”思来想去却忘记打理衣着的连被母亲抓了个正着。
  “母亲……”
  “你知道隔墙那人身份是谁的。”母亲难得一脸严肃,一目连心生胆怯,却咬口说“不知”。
  “罢了,以后莫去,叫人看紧点。”
  
  隔日荒果没见一目连翻墙寻来,是不是自己昨天太凶了,明明站在一目连的角度想,这样的考虑是没有错的啊。能够在敌国拥有一份友情,为什么自己还不知足。
  “荒殿下——”熟悉的手鼓声音传来,是蝴蝶精在墙那边晃着手鼓。荒知道那女孩是连身边的小宫女,边走了过去。
  “荒殿下,连殿下被禁足了,他让我告诉殿下不要等他了。”蝴蝶精压低声音,生怕别人听见。
  “为何?”
  “我只告诉你的,你不要告诉别人。”尽管蝴蝶精比连大了几虚岁,但到底还是个孩子,直接将猜测告诉荒,“连殿下的母亲希望连殿下能够继承皇位,还有,连殿下很喜欢你的。”可是,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连殿下一定会保护母亲。
  “你先回去吧,”荒舔了舔唇,“你告诉他,我没有生气……”
  “还有,我也很喜欢你的殿下。”
  
  
  
  公元256年
  
  时光转瞬即逝,荒不经怅然,自己从未想过自己的成年礼居然是在敌国。岁月的洗礼让荒身形变得高挑,继承了星国父皇的眸色却更胜一筹的仿佛装着星光。
  “荒,生辰快乐。”一目连递过一方精致的盒子。
  一目连也不再像年幼那样瘦小,但和荒比起来却还是感觉小了不少。
  “你比我小,没我高也是应该的。”
  “可是我现在还没有去年的你高。”一目连心生嫉妒让荒忍不住想说他可爱。
  这十年来,两人的亲近也是有人所睹,不知出于何因,一目连的母妃也不再限制一目连与荒的亲近。
  “你成功了?”荒抬手举起一杯佳酿,那是荒前几日从星国接到为数不多的上等品,与此物偷递过来的,还有一份密信。
  信是皇帝的亲笔,大意是之前让荒呆在风国的目的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混入宫中,得到风国的重要情报。
  “我不知道……”一目连摇了摇头,手无意识地摩挲着杯壁,“我很担心她做危险的事情……”
  连抬起头,不知是不是那酒熏红了眼眶:“荒,你不会走吧……即使,即使来年质子的期限结束了,你还是会记得我的吧。”
  荒心里咯噔一声。
  “会记得你的。”
  “那就好。”一目连笑起来,仿佛没有说过那些话,开始小声的哼起歌谣。
  
  
  荒回到屋内,将那贴身放置的密信用火点燃。
  年少时便积累起的感情。一目连,我大概是疯了,可是我真的希望你能在这里好好生活。
  
  
  
  “放了我母亲!”那穿着水蓝色长袍的青年直奔内院而来,后面跟着碍于一目连身份而两名无从下手的侍卫。
  “哦?你也知道你母亲在本太子这儿?”那坐在高位上的人放下了茶杯,抬眼撇上一目连。
  “太子殿下,连恳请您放了我的母亲,连保证往后不会再发生此类事件。”一目连躬下腰去施以重礼。
  “你的母妃呢,可是谋害太子未遂啊……”那青年从椅子上起身,直勾勾地看着一目连,“这类事件再发生,你用什么保证。”
  “我……”一目连低下头去,似乎想要逃避这个问题。
  
  “哎,算了吧,”太子单手扣上一目连的下巴强迫一目连和其对视,“听闻你和那质子走的近,想必你也并没有称王的打算。何况圣上时日也不多了,杀了你或者你的母妃,对我来说都不是拢络人心之选。你的母妃我自然不可能将她放走,只得命人好生看护了。”
  “连替母亲谢太子不杀之恩……”
  “至于你……未得命令私闯太子府……”太子放开一目连,挥手示意身边的侍卫将一目连抓紧无法反抗。
  一目连瞳孔骤然紧缩。
  
  ……
  黑暗……黑暗……
  好痛……
  有谁在哭……
  “小殿下……”
  一目连强迫自己睁开眼,发觉自己正脸朝下的躺在床榻上。背部火辣辣地疼,甚至有些呼吸困难。
  “小殿下!小殿下你醒了!”蝴蝶精慌忙擦拭眼泪,赶紧大叫起来。
  这里是……荒的房间啊……
  一目连心生安慰。
  “连,你感觉怎么样?”那深邃的少年端来一盆温水,轻轻坐在床头。
  “荒,谢谢你……唔!”一目连想着直起身来,却扯动背后的鞭伤。
  “别动。”荒将巾绢拧的半干,轻轻搭在一目连后背。想到几个时辰前荒本在小园等待一目连同来,却被告知一目连有事不能前来。询问了半天蝴蝶精那女孩才说明一目连的去向。那一幕简直令荒目眦龟裂!
  原本光洁白皙的背部被鞭子抽打出道道伤痕,就连将这昏过去的少年带回,也花了不少的力气。
  
  荒记起自己少时在星国,曾经也受过类似的待遇。那是一目连问起他背上的伤痕时,他闭口不谈,却是说都过去了。
  “我一向希冀和平,到最后才发觉,拯救你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却是令你厌恶的战争。”
  将最后一抹柔情送给你,希望你能够等我。
  
  
  
  公元258年
  马车备好在外,仆从将物事搬上车厢。
  “像和女孩子家,红了眼眶。”荒将伞递给一目连。
  “女孩子家这么可是送离郎君了。”一目连笑着接过那伞柄,却见荒从自身携带的包袱中掏出一枚精致的玉制耳坠。
  “前面你送我了一枚,去年你的成人礼因为某些原因我未能送你……”荒撩起一目连左边樱绯色的发,亲手将耳坠带在一目连的左耳上。不同于一目连曾经送给荒那枚若星空般暗色却又透着月光的耳坠,这枚是碧绿的,宛若一目连的眸子。
  “真好看。”荒抬手揉了揉一目连的发旋。
  “我们还能再……”
  “一定会的。”荒打断一目连的话,身旁传来赶马小厮的声音,“你要等我,一目连。”
  一目连静静地看着马车驶离宫外。身旁的蝴蝶精和萤草也有不舍,却是见一目连双目越发冷冽。
  
  
  仿佛战争前的平静,就像风国太子所言,在荒离开不久,风国君王因病危在旦夕,打算择选君王,一目连因为非嫡子而没有参选。
  理所当然的,君王之位归于太子。两月后,太子被封皇,而风国君王称太上皇。
  
  “风国易主,这是绝地反杀的最好时机。”星国文官朝堂议政。
  “臣认为这万万不可!且不说这风国是不是别有用心,恕老臣直言,依实力,我们并没有任何胜算呐!”
  可见久未出面的荒从后方走来,一脸笃定地微笑着。
  “荒儿这些年受苦了。”
  “为国,值得的。”荒叩首。
  “你对此事有何看法?”君王将这事抛给荒,荒自知这是考验,但情况却刻不容缓。
  
  ……
  “百岁之后,归于其居。荒,你说,我们下一世是否还能记得对方。”
  来生也只能化作尘土碾作尘埃,我哪还能再寻得你。
  ……
  
  “荒认为,这确为绝地反击的好时机,且,我已知风国内务众多情况,少言也有百分之七十的胜率。”
  
  
  
  “殿下,皇上召见你。”小官叩首向一目连禀告,一目连并不知何事受到这新任君王的召见,却定知不是好事。
  到了密书房,果然应证了一目连的想法。
  只见那书房案桌上的一封信笺,是各地的战事状况。
  “怎么会……”
  “你可知那星国目前是何人掌权。”皇帝一脸怒色地看着一目连。
  “星国未立新皇,目前应还是……”一目连惊讶到,难道不应该的吗。
  “呵,朕本怀疑你早就有通敌叛国之嫌,现在看来,你也是被蒙在鼓里的可怜人啊。”那皇帝冷哼一声,居然笑了起来,“这攻破的城池,可是十分难攻易守。”
  “您怀疑我与星国里应外合?”一目连心中了然,但却实在不信。
  “里应外合到不至于,但是……你可还记得那质子?”
  “不可能!”一目连一口否认。
  那君王没有再言语,留了时间给一目连思考。
  “陛下……”
  “星国这次是铁了心要灭我朝,若归顺战胜国,或许其他皇室可逃一死,且护万世无忧,然,战败国君王将承受凌辱牢狱之苦。”
  “连……知晓。”
  “你想你的母亲吗?”
  一目连瞪大眼睛,看着那君王胸有成竹一般地看着自己,只得低下头去。
  “连……明白了。”
  
  既然这战争起于自己,那就让自己来结束这一切吧。
  
  
  式微,式微,胡不归?
  一目连站在王城的高台,耳边是那时自己童言无忌询问荒那句童谣。
  “有朝一日我会回去啊,到时候我会来找你嘛。”
  “可是你是皇子,我也是皇子,你怎么找我啊。”
  “迟早的,我要改变这个封建王朝的制度。到时候,我就可以带你离开这片禁锢你的王宫了。”
  ……
  
  可是,看着这因战乱而民不聊生的土地,一目连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从一开始就错了。
  这是一开始自己就希望的吗?背离了所有的结果。母亲爱世人,自己也没有脸面再见她。
  而荒……
  “与其让你承受无谓的谴责,不如让我……”他望着将要失守的王城,抽出一旁的佩剑。
  闭上眼,好像看到荒离别时那装着星辰的眼眸,却是再也听不清那两瓣柔软中安抚的话语。
  
  
  
  公元260年
  星国统一风国,更改朝制,皇帝退位,万代和平。


——————

评论
热度(33)
  1. 荒星歲月莫忘、佳卿 转载了此文字
    喜歡😍
© 荒星歲月 | Powered by LOFTER